白言

不负责任瞎分析

如题,个人看法,挑了些自己在意的点进行瞎分析乱推测,无意引战,如有冒犯望包涵。

内容都是假的,脑洞较大,坐等官方打脸。

应该没有撞观点?

一个不带煤老板玩的前五分析(银爵资料实在太少简直无从下手......),主要基于漫画和动画,酌情引用旧版,前传和初设。

---------------------------------------------------------------------------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的元力本身就强得变态,他自己用得也很溜,应该没有人胆敢去正面挑衅他,没有点实力的偷袭者也不会把他作为猎物。他的团队实力强劲而且有很强的凝聚力(感觉祖玛和雷德都是死心塌地追随他的,并且也甘于辅佐无心篡位) , 这对他而言也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保护。而且他是仿造神而制作的人造人,他的躯体应该是具有自我修复能力的(参考改造人雷德)所以这种“一般人伤不了他,受伤后又能迅速恢复”的设定在凹凸大赛这种你死我活的赛事中优势相当明显。但嘉德罗斯的弱势也是很明显的,他的缺陷主要在性格方面所表现出的一种“幼稚的狂妄”,在预赛即将结束自己保持第一的情况下去挑战位列第二实力和自己相差无几的格瑞,从晋级的角度来看是毫无意义的:他只需要保住自己第一名的位子就好,而积分不一定要从格瑞身上拿,他完全可以寻找更容易得手的猎物来巩固自己的位置,挑战格瑞不会对他巩固自己地位有任何的好处,反而战后负伤会给他在后续赛事中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但他仍去挑战了,这里可以看出他对自己实力的有近乎狂妄的自信(或许也有强者间的惺惺相惜?),不过这种信心这种好战心比起带来胜利更容易引他置身险境,雷狮的偷袭绝对不是偶然,而且这种趁元力技能修复的空子来偷袭的机会在未来可能还有很多(因为现在有了金这个强有力的邀战筹码,他可能有更多机会和格瑞对战),但由于嘉德罗斯个人实力摆在那里,栽在偷袭者手里的可能性还是很低的,但不得不说有个潜在的隐患吧。

格瑞(感觉我把瑞总分析得很黑......注意避雷)

  格瑞也是一个元力本身就强得变态的人,而且烈斩也是符合他一贯的战斗风格(前传似乎有提到格瑞在赛前是用刀),而且烈斩的形态变化也弥补了柴刀攻击距离短的弊端,只是攻击速度一定程度上似乎会受到不利影响。个人比较在意的是格瑞的过去,他参赛似乎就是冲着自己的身世去的,并为了打探相关的信息与鬼狐交涉同凯莉战斗,可见他是很在意这方面的。而从嚎哭地穴石板里读取的信息来看格瑞应该有一段相当惨烈的过往,并且格瑞对大赛的内幕似乎是有所了解的,所以就推测他有没有可能对神不满从而想要推翻神的统治向神复仇。那么顺着这个思路下去,格瑞最初独自参赛就是想凭一己之力打败创世神,不希望金参赛,参赛后又一直疏远他都是为了不拉朋友下水,但他似乎也有把金看作一个秘密武器来进行保护——他不希望金的真实力量被其他参赛者或是主办方知道,也不希望金因为黑化而受伤——他在想方设法地阻止金的黑化。格瑞在幼年就已经见识过金的黑化了,他清楚黑金惊人地破坏力和黑化对金的伤害,他应该是希望借用金的力量来完成自己的计划的,但他并不清楚自己的能力是否可以全盘压制住黑金,而且出于朋友角度他也不想利用对方。【个人认为金的黑化是源于“执念”,即拼尽全力也也必须要做到的事(必须要杀死这些小怪——这样格瑞才能陪我玩;必须要干掉鬼狐——这样才能保护我的朋友们),这是金力量的来源,黑化只是金能力爆发的一种表现,且金只有在黑化时才有可能达到自己实力的峰值】他应下嘉德罗斯的邀战只是为了不让他去挑衅金,因为当面对嘉德罗斯这种水平的对手时金很可能会黑化并最大化发挥自己的能力,这样金的真正水平便会被主办方知晓,金的黑马属性将被暴露,他作为底牌的价值也就失去了,这不利于格瑞的计划;而且格瑞也没有完全弄清金的黑化是因何而来,他确实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大赛第一欺负自己刚刚参赛的友人;另外他对于嘉德罗斯的实力是存疑的(因为先前他们没有真正打过,格瑞可能会认为嘉德罗斯的排名是靠团队堆上去的),如果嘉德罗斯的实力不及黑金,那就会出现大赛第一被无名小卒打败的奇闻,从而造成其他参赛者对排行榜前几位的实力产生怀疑进而不顾实力肆意挑衅,使整个大赛局势更为混乱。战后他显然是认可了嘉德罗斯的能力,认为对方“值得利用”,大概就是指的压制黑金以及拉入计划吧。

雷狮

  雷狮的元力也是符合他一贯的战斗风格的,雷电特技在一定程度上也弥补了锤子攻速慢攻击距离短的特点,还能一定几率给对手加个僵直(个人认为雷狮应该是擅长近战的,远距离抢船占船是不存在的,而且想来一个擅长远程的也不会用锤子吧),而且从锤子造成的伤害来看(参考鬼狐用复制的锤子攻击格瑞时的伤害),锤子的重量应该不轻,所以雷狮的身体素质是相当可怕的(指不定还是个怪力)。设定里有提到雷狮先前是自己星球的皇子,那他享受的应该是他那个星球最优质的教育,他的理论知识应该是很丰富的,实战的机会应该也很多(毕竟皇子带兵打仗这种事还是存在的),而且之后的海盗经历也极大丰富了他的社会经验以及实战技巧;他应该从小耳濡目染自家人争权夺位勾心斗角,对玩弄权术笼络人心之类的事应该是了然于胸(个人认为雷狮干传销不一定比鬼狐差......),他应该早就练就了透过虚伪表面看到其本质的能力(猜测他出走就有“看厌了周围的虚伪想要追求点纯粹真实的东西”这层原因),他看形势能看得很清楚,他的狂妄很大程度上也源于这一点,而且他的狂妄相对嘉德罗斯而言显得更为理智,他能够考虑狂妄给自己带来的后果,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妥协,但他的示弱只是换了个叫法的进攻。

  这里也想顺便谈一下海盗团,团战在赛前的海盗活动中是很有用的,在大赛的前期对积攒积分升级中也有一定用处,但随着个人实力的提升,当年需要开团的怪物如今单挑即可搞定,团战不仅效率低了,摊到每个人头上的收益也有所减少,而个人利益的减少必然影响团队凝聚力;再加上海盗团其实并不完全是单纯由义气来维系的团队(对比嘉德罗斯的团队),它更像是一个由利益维系的利益共同体,所以它在“只有一个人可以取胜”的大赛里很难保持稳定存在,并且已经出现了分裂的苗头。鉴于前面对雷狮的分析,个人认为雷狮是知道帕洛斯存有叛变心的,但他仍把对方留在团里,一是因为多一个人怎么说都多份力,帕洛斯还有利用价值;二是因为现在才预赛,如果过早放走帕洛斯,他在后续赛事中会发展成怎样的势力难以估计,留在身边能更好地掌握其能力;三就很简单了,雷狮对自己的实力是有信心的,而且他也说过有“底牌”,他根本就不怕。【看过很多分析说底牌应该是卡米尔的无定之躯,但如果无定之躯只是改变自身体重的话用作底牌显然价值不大够,所以猜测这个技能的实质是改变重力(改变所有物体的体重),这样用在敌方可以产生强制浮空甚至吹飞效果,己方则可以大幅提升攻击速度,对于雷狮这种攻速慢的来说算是个很厉害的辅助了。(说不定这个技能还可以使凹凸星球脱轨......当然这个可能性就太低太低了)】

安迷修

  说实话安迷修的资料真的很少,所以连他的元力都不能很好地分析(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见过的元力的名字),在初设预告里看了下好像是有厚度双开刃的,所以应该是有点质量的剑。查了下发现三次里基本没有用双剑的,应该是技巧性太强了吧(感觉只有双利手才可以进行这种操作),而且双剑的弊端是很明显的,需要双手配合因而双手都被武器所限制了(没办法像其他玩单剑的一样一手耍剑另一手想着用炸弹啊什么的阴你一下,不过这也恰好证明了安迷修不会偷袭人......),并且双剑都是攻击距离很短的,所以应该有什么附加技能打在上面弥补这一点(有看到说是驾驭飓风的,但飓风对上雷狮嘉德罗斯这种自重很重武器更重的对手感觉就显得很鸡肋了......),但双剑的质量不会太重,攻速应该比较快,在近战中对上攻速慢的对手应该是有优势的。安迷修的能力来源于他所信奉的骑士道,但骑士道毕竟是外界加在他身上的的一个框架,骑士道并不完全是安迷修个人意志的体现,他是在尽自己的力量去迎合一个别人定下的标准,这就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的能力,而他也乐于被限制;而且凹凸大赛本身就是一个可以为了取胜不择手段的比赛,一个没有什么原则可言的比赛,安迷修却在其中一直坚持着自己的道,即使有强大的实力作为基础,他的坚持也是很辛苦的,随时都有人需要他的帮助,随时也有人想利用他的帮助,他是真有可能会被自己的道害死的。而且随着大赛进入后期,参赛者的实力都达到顶点,彼此的实力都相差无几时,他那种正派战斗风格的劣势也会显现出来,他不会钻别人的空子,但别人不一定不会钻他的空子。

卷子一堆补课又多,还让不让人活了(手黄再)
简直不敢想象以后高三怎么混@_@

突然萌上劲爆战士里云晓虎×摩多_(:з」∠)_(cnm,真•毁童年)
谁投喂我啊_(:з」∠)_(没人喂你!!!)
还有赛尔号里的布莱克×卡修斯_(:з」∠)_(真是够了)
没有粮食身心俱疲@_@

你不仅仅是捡起了我的书

以前补习时做的篇完型,觉着可爱就译过来了。
基本直译,没做太大改动。
觉得真正的标题应是“你还捡起了我的爱”(不orz)
————————————————————
你不仅仅是捡起了我的书
    一天,Mark正从学校往家里走,这时他注意到走在他前面的少年不小心把手里拿的书全弄掉了,他的棒球拍和一些杂物也顺势掉在了地上。Mark跪下来帮助那位少年捡起了他掉落的物件,因为彼此住在同一条街上,他便帮着分担了点东西好让对方轻松一点。一路上,Mark知道了少年名叫Bill,知道了他热爱电脑游戏、棒球和历史,知道了他在除这些以外的课程上表现得一团糟,还知道了他在不久前和自己的女友分了手。
    他们先到达了Bill的家,Bill请了Mark一罐可乐,然后拉着他一块儿看起了电视。一个下午就在欢笑与闲谈中愉快地过去了,之后Mark回了自己的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在学校里碰面,偶尔约着一起吃午饭,然后一起从同一所高中毕业。离毕业典礼还有三周时,Bill问Mark他们是否可以谈一谈。
   Bill提起了几年前他们初次相遇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那一天我为什么要带那么多东西回家?”Bill问,“要知道,我整理我的寄物柜只是因为不想把脏乱留给它的下一任主人:我已经做好了离家出走的打算,我回家是为了打点我的行李。但在你陪我谈天陪我傻笑了几个小时以后,我意识到如果我现在就走了,我将会失去一个新朋友 ,然后错过一切我们可能会共同经历的欢乐。所以你看,Mark,在你捡起我书的那天,你做了更多——你改变了我的命运。”
——————————————
背景让我给自动脑补成了空旷的天台,有黄昏的晚霞和绚烂的火烧云。
喜闻乐见同学梗_(:з」∠)_
最后一句原文是:You changed my life.感觉应该还有更好的译法@_@

讲真,lof不删,月考必完@_@
论同志交友软件的吸引力@_@

……然而还是下不去手啊|ω・)

平凡的我

煞笔的我。

--------------------------------------------------------

平凡的我
  你是因何认定了自己的平凡?

  是因为你没有靓丽的外表,还是因为你不够机灵嘴笨手拙?是因为你没有光鲜的出身,还是因为你不够勇敢畏首畏尾?是因为你没有高远的理想,还是因为你不够强大屡战屡败?

  被残酷世界折断羽翼的人,被冰冷现实扼杀梦想的人,他们努力过,挑战过,但他们失败了。有人因此屈服于现实,给自己贴上“平凡”的标签,心安理得地过完碌碌无为的一生;有人因此怪罪于世界,给世界贴上“平凡”的标签,指责它抹杀了奇迹的存在,形成了太多的不可能;有人死活不肯放弃,拼着命想创造奇迹,旁人嘲笑着他,告诉他这不可能,渐渐他也信了,认定了自己的平凡,沉入人海消失无踪。所有人都忘记了自己的不凡,忘记了世界的不凡,我们就这样生活在了平凡的世界里,成为了一介凡人。

  但在某些瞬间,我们会有所动摇。我们会因苹果里的那颗星星而满怀欣喜;我们会因显微镜下的小小世界而赞叹不已;我们惊讶于生命的顽强,当我们看见贫瘠岩缝中不息的青绿;我们惊叹于人类的创造,当我们听闻一项发明的从无到有。我们开始意识到世界平凡的假象,进而开始怀疑自身的“平凡”——我们是否也具有创造奇迹的力量?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呐喊着,它说,我们生而不凡。

  我们受着它的蛊惑跨过横在平凡与不凡之间的界线,这时我们为我们的发现所震惊:生命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凡的。
  
  当第一团有机小分子诞生在滚烫的原始海洋,空寂了亿万年的星球将整片海洋作为它降生于世的献礼;当第一粒孢子站上被阳光炙烤着的赤裸大地,空荡亿万年的陆地将所有土壤赐予这无畏的勇者;当第一条鱼儿踏上布满蕨类植物的土地,森林便成了只属于它的乐园;当第一只四脚蛇跃离树梢腾向空中,它为它的后代赢得了蓝天。

  而当第一声啼哭回响在狭窄的医院走廊,苦候百十日夜的亲人们泣出欢乐的泪水,此时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啊,他收到的礼物是一整个五彩斑斓的世界。

  你因何认定了自己的平凡?

 


描述图片:
我自横刀向天笑,自割腿肉不管饱@_@

关于监禁仓库
记几个自己在意的地方
1.21话金道贤摆弄那几个瓶子,推测是在计时(毕竟前文有提到房间里没有钟表)。计算郑成虎买烟的时间,推测是在计算“从监禁处到最近的居民区”的时间,进而得到从监禁处到最近居民区的距离,便于逃脱。
2.21话金道贤提到“冰凉的皮肤”“很喜欢”可能是暗示(其实更像是引诱啊)郑成虎脱掉衣服,进而方便搜查衣物偷取钥匙。

睁眼说瞎话系列,仅为个人看法。
别信。
同是聊书。

关于无声告白
1.开头觉得这本书特别黑暗,看到后面觉得特别温暖。
2.最喜欢内斯和莉迪亚两兄妹看星星那一段,美好到流泪。
3.挺钟意那种不断转换第三人称视角来进行叙事的写法(话说这写法叫啥名来着@_@)

睁眼说瞎话系列,个人看法,并无恶意诋毁。
别信。
聊书,毕竟我是一个尽职尽责的book lover。(滚@_@)

关于摆渡人
1.看完特别失望,感觉这部书像是被炒出来的。
2.前期挺喜欢女主,觉得她蛮有性格,是个有个性的女孩子,但到后来感觉个性都被埋没在圣母婊的光辉下了……也许作者的本意是塑造她的善良吧,但我总觉得女主越看越婊……
3.世界观真心挺带感的,就是感情戏太烂俗了……(不过似乎大部分作家写的感情戏都挺烂俗……)(说得好像自己会写感情戏一样@_@)
4.前期铺垫把摆渡人设置得特别重要,灵魂设置为“没有摆渡人很难活下来”,但后期却让女主孤身一魂穿越大半荒原去找她的摆渡人,而且还成功了,虽然是看出了女主为爱执着的勇敢无畏,但这主角光环是不是太重了一点……
5.结局是开放式,但还是很温馨,挺喜欢的,但说实话并没有觉得多么治愈……
6.男主给我的印象特别浅淡,可能是因为太在意女主了吧。

(说得好像自己特别会写小说一样@_@)
(世界观真的蛮有趣的,但剧情相对显得水@_@)
(随口瞎逼逼,别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