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儿在活着时

口残待治的红心狂魔@_@
灵魂画手不算会画画@_@

卷子一堆补课又多,还让不让人活了(手黄再)
简直不敢想象以后高三怎么混@_@

突然萌上劲爆战士里云晓虎×摩多_(:з」∠)_(cnm,真•毁童年)
谁投喂我啊_(:з」∠)_(没人喂你!!!)
还有赛尔号里的布莱克×卡修斯_(:з」∠)_(真是够了)
没有粮食身心俱疲@_@

你不仅仅是捡起了我的书

以前补习时做的篇完型,觉着可爱就译过来了。
基本直译,没做太大改动。
觉得真正的标题应是“你还捡起了我的爱”(不orz)
————————————————————
你不仅仅是捡起了我的书
    一天,Mark正从学校往家里走,这时他注意到走在他前面的少年不小心把手里拿的书全弄掉了,他的棒球拍和一些杂物也顺势掉在了地上。Mark跪下来帮助那位少年捡起了他掉落的物件,因为彼此住在同一条街上,他便帮着分担了点东西好让对方轻松一点。一路上,Mark知道了少年名叫Bill,知道了他热爱电脑游戏、棒球和历史,知道了他在除这些以外的课程上表现得一团糟,还知道了他在不久前和自己的女友分了手。
    他们先到达了Bill的家,Bill请了Mark一罐可乐,然后拉着他一块儿看起了电视。一个下午就在欢笑与闲谈中愉快地过去了,之后Mark回了自己的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在学校里碰面,偶尔约着一起吃午饭,然后一起从同一所高中毕业。离毕业典礼还有三周时,Bill问Mark他们是否可以谈一谈。
   Bill提起了几年前他们初次相遇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那一天我为什么要带那么多东西回家?”Bill问,“要知道,我整理我的寄物柜只是因为不想把脏乱留给它的下一任主人:我已经做好了离家出走的打算,我回家是为了打点我的行李。但在你陪我谈天陪我傻笑了几个小时以后,我意识到如果我现在就走了,我将会失去一个新朋友 ,然后错过一切我们可能会共同经历的欢乐。所以你看,Mark,在你捡起我书的那天,你做了更多——你改变了我的命运。”
——————————————
背景让我给自动脑补成了空旷的天台,有黄昏的晚霞和绚烂的火烧云。
喜闻乐见同学梗_(:з」∠)_
最后一句原文是:You changed my life.感觉应该还有更好的译法@_@

讲真,lof不删,月考必完@_@
论同志交友软件的吸引力@_@

……然而还是下不去手啊|ω・)

woccccc突然想起还有一个1500的征文没写我心好痛啊啊啊啊@_@

平凡的我

煞笔的我。

--------------------------------------------------------

平凡的我
  你是因何认定了自己的平凡?

  是因为你没有靓丽的外表,还是因为你不够机灵嘴笨手拙?是因为你没有光鲜的出身,还是因为你不够勇敢畏首畏尾?是因为你没有高远的理想,还是因为你不够强大屡战屡败?

  被残酷世界折断羽翼的人,被冰冷现实扼杀梦想的人,他们努力过,挑战过,但他们失败了。有人因此屈服于现实,给自己贴上“平凡”的标签,心安理得地过完碌碌无为的一生;有人因此怪罪于世界,给世界贴上“平凡”的标签,指责它抹杀了奇迹的存在,形成了太多的不可能;有人死活不肯放弃,拼着命想创造奇迹,旁人嘲笑着他,告诉他这不可能,渐渐他也信了,认定了自己的平凡,沉入人海消失无踪。所有人都忘记了自己的不凡,忘记了世界的不凡,我们就这样生活在了平凡的世界里,成为了一介凡人。

  但在某些瞬间,我们会有所动摇。我们会因苹果里的那颗星星而满怀欣喜;我们会因显微镜下的小小世界而赞叹不已;我们惊讶于生命的顽强,当我们看见贫瘠岩缝中不息的青绿;我们惊叹于人类的创造,当我们听闻一项发明的从无到有。我们开始意识到世界平凡的假象,进而开始怀疑自身的“平凡”——我们是否也具有创造奇迹的力量?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呐喊着,它说,我们生而不凡。

  我们受着它的蛊惑跨过横在平凡与不凡之间的界线,这时我们为我们的发现所震惊:生命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凡的。
  
  当第一团有机小分子诞生在滚烫的原始海洋,空寂了亿万年的星球将整片海洋作为它降生于世的献礼;当第一粒孢子站上被阳光炙烤着的赤裸大地,空荡亿万年的陆地将所有土壤赐予这无畏的勇者;当第一条鱼儿踏上布满蕨类植物的土地,森林便成了只属于它的乐园;当第一只四脚蛇跃离树梢腾向空中,它为它的后代赢得了蓝天。

  而当第一声啼哭回响在狭窄的医院走廊,苦候百十日夜的亲人们泣出欢乐的泪水,此时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啊,他收到的礼物是一整个五彩斑斓的世界。

  你因何认定了自己的平凡?

 


描述图片:
我自横刀向天笑,自割腿肉不管饱@_@

明明都已经春天了怎么还这么冷啊……@_@

如何让自己的文字更有逻辑性?

关于监禁仓库
记几个自己在意的地方
1.21话金道贤摆弄那几个瓶子,推测是在计时(毕竟前文有提到房间里没有钟表)。计算郑成虎买烟的时间,推测是在计算“从监禁处到最近的居民区”的时间,进而得到从监禁处到最近居民区的距离,便于逃脱。
2.21话金道贤提到“冰凉的皮肤”“很喜欢”可能是暗示(其实更像是引诱啊)郑成虎脱掉衣服,进而方便搜查衣物偷取钥匙。